欢迎光临温州康宁医院官方网站 !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全是戏!烧脑大逃杀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05日 修改日期:2017年05月05日 来源:温州康宁医院四病区:杨鑫福

睁开眼,只能看到空间

闭上眼,才能看到时间

眼睛看到的

是真实却不一定是事实

心中笃定的

细细推敲即告分崩离析

三思而后行

戏多的人,要吃苦

逃离

他是一个大学生,大二那年暑假,在梦里,他觉得窒息得快要死去,挣扎着醒来,可是窒息的感觉依然存在,他不能顺畅呼吸,被子就在他的头顶,可是他却拉扯不开。这时他听到了母亲的声音,像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,幽幽地问:“孩子,你还好吧?”他想说话,可是却被窒息感强烈地侵蚀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处于缺氧状态,他只能微微动了动身体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这时,母亲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动作,他以为母亲会救他,是的,母亲一定会救他。可是,他错了。他感觉到捂被子的那个力气更大了,他终于不能呼吸,意识开始渐渐模糊,如回光返照一般,他记起来了,就在早上的时候,他看到了母亲抽屉里的一份保险,那份保险是为他买的,而受益人是母亲,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,他死了,母亲可以得到一笔赔偿金,而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,没一会儿,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从小,他就没见过父亲,据说母亲还怀着他的时候,父亲就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他们母子,在他两岁的时候,父亲死于自杀。从此,他便和母亲相依为命,可是没想到,现在母亲却为了钱,要杀了他。

也许是上天的眷顾,也许是母亲最后的心软,第二天他还是醒来了,他竟然见到了第二天的太阳,那一天的太阳与以前所有他见过的都不一样,那一天格外黑暗,因为他接受不了母亲要杀死自己的现实。对生命的渴望,对自由的向往,他决定逃离。

无处容身?

他起身下床,收拾好自己随身的衣物,头也不回地离开家门,他绝不能坐以待毙,绝不能躺在家里等着母亲杀死他。那个暑假成了他逃亡的开始。

离开家,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带多少钱,出门在外,没有钱可怎么活?他想了想,凭着记忆,找到了二爷爷家,二爷爷是爷爷的弟弟,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去世的早,小学的时候他还跟母亲来过,后来慢慢地也就不来往了。二奶奶看着他,听他讲述着母亲的暴行。良久,看了一眼一直呆呆望着地板的二爷爷,叹了口气,掏出500块钱,说:“孩子,拿着钱走吧。”他不知道的是,他前脚刚走,后脚二奶奶就打电话告诉了他的母亲。

然后他又去了一个要好的同学小剑家,他们在同一座城市,小剑和家人很同情他的遭遇,还告诉他,如果在同一座城市,他的母亲会找到他,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他,所以他应该去Q城找另一个同学阿峰。他对小剑非常感激,觉得关键时刻还是朋友靠得住。

Q城

阿峰听着他的遭遇,思索良久,说到:“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他一口咬定没有误会,就这样,他们辩论了很久,谁也没有说服谁。阿峰安排他先住下,走一步是一步。

第二天一早,阿峰起床准备出去晨练,他还没醒,就没叫他。晨练的时候他的母亲打电话找到阿峰,告诉阿峰那天晚上听到他屋里有动静,就进去看了一下,看到他在踢被子,就帮他盖了下被子,可是他却一直在挣扎,问了一句,他也不说话,挣扎了一阵,就睡了;保险的事情,是自己在跑保险,因为不能买自己的,就买了孩子的,也是自己一时糊涂。阿峰说没事的,等回去告诉他,叫他回家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等阿峰回家,他已经不告而别。

尾声

后来Q城的警察找到他的母亲,原来他离开阿峰家后,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,过了一周,房东发现他行为反常,就报了警。

回到家后,他的母亲劝导了很久,他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,经常逃跑,再被找回,最后不得已休学一年,可是他的情况并没有好转。最后只得把他送进医院,经过诊疗,原来他得了未分化精神分裂。他的母亲瘫坐在地上,一下子老了十岁,医生告诉他的母亲,他的情况还不是很严重,经过治疗,还是有很大康复的希望。

但是对于精神疾病,首先,一定要承认有病,不要讳疾忌医,觉得沟通两句便可以痊愈;第二,要找到好的医院好的大夫,要有好的治疗方法;第三,是病人家属以及病人配合治疗;第四,防止复发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他终于出院,母亲给他报了一个绘画班,他也参加同学聚会,虽然大家知道他的情况,但是还是接受了他,他和阿峰也经常联系,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友情。

@2002-2016Kangning Hospital .All Rights Reserevd.
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3383号-1 浙WWS标2012091100027号 技术支持:温州网